当前位置:首页 > 督查工作

督查工作

着力解决垃圾焚烧飞灰处置问题刻不容缓

时间:2017-07-17

近年来,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得到快速发展。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国已建成生活垃圾焚烧厂219座,日处理能力21.6万吨,占我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总量的比例已经超过32%,预计在2020年内将超过50%,焚烧将代替填埋,成为我国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的主导技术。但焚烧产生飞灰的处理却远不如人意,成为生活垃圾焚烧全过程污染控制和风险管理中最为薄弱的环节。

垃圾焚烧会产生含重金属等污染物的烟气净化系统飞灰,由于飞灰中含有可被水浸出的较高浓度的CdPbCuZnCr等多种有害重金属物质和盐类,飞灰处置时可能会污染地下水体,飞灰含少量二噁英和呋喃等有机污染物,有污染环境和危害人类健康的风险,《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早已经明确规定生活垃圾焚烧飞灰为危险废物,即编号为HW18,飞灰的处置必须严格按照危险废物的标准进行。

近期督查发现多数垃圾焚烧厂存在飞灰处置问题,如飞灰长期积压、无序堆放、飞灰处置及利用不规范,有些焚烧厂甚至出现飞灰去向不明等问题,在不少地方飞灰处置已经成为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的突出难题。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飞灰处置能力严重不足。尽管201681日起新施行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将焚烧飞灰进入生活垃圾填埋场处置以及进入水泥窑协同处理的过程纳入豁免清单管理,大大降低了目前垃圾焚烧厂飞灰处置成本,但相对我国生活垃圾焚烧飞灰的巨大产生量,总体处置能力仍远远不足。二是地方政府未充分考虑飞灰处置出路。在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厂项目时,只有少数生活垃圾焚烧厂建设与危险废物处置设施建设同步规划、同步建设,统筹推进;有些地方政府在跟企业签订BOT协议时,未明确飞灰处置责任,未将飞灰安全处置成本纳入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成本。三是我国飞灰处理的技术路线尚不明确,政府、行业、企业和专家对飞灰处理的不同技术还存在较大争议。基于飞灰的基本性质及风险控制的主要途径,目前世界上飞灰处理主要有土地处置和建材化利用两条技术路线;土地处置技术成熟,流程较短,可有效切断污染物的暴露途径,但在我国特别东部发达省份存在土地资源紧张和邻避效应等问题,飞灰填埋场迟迟不能落地;建材化利用机理尚不明晰,技术尚不成熟,流程较为复杂,污染物暴露途径增多。

生活垃圾焚烧本质上是将分散在环境中的污染物集中起来加以焚毁去除和分离浓缩的过程,而飞灰则是毒性污染物分离浓缩的终端产物。控制生活垃圾焚烧“最后一公里”污染的重点应该由烟气达标排放转向飞灰处理,否则将为我国固体废物环境管理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必须进一步加强飞灰污染防治:一是在生活垃圾设施规划建设运行过程中,应当充分考虑飞灰处置出路,鼓励跨区域合作,统筹生活垃圾焚烧与飞灰处置设施建设;二是加快开展飞灰资源化利用技术的研发与应用;三是严格按照危险废物管理制度要求,加强对飞灰产生、利用和处置的执法监管。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
  环境保护部 回到顶部